• 财会信报-全国性财会类的专业周报!
首页 > 人物 >

许善达:国有资本是稀缺资源 应缩短战线聚焦主业

2018-11-21 13:22:02 来源:中国经营网

11月16日,由每日经济新闻主办的“2018第七届中国上市公司高峰论坛”在成都盛大举行。作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高端经济论坛之一,本届峰会以“问道高质量 增长新动能”为主题,吸引了800位上市公司高管、学者专家、基金大佬齐聚蓉城,共话新趋势下的中国未来经济增长之道。

大咖云集之处,无不有思想激荡之声。长期深耕宏观经济、财政税收等专业领域的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、联办财经研究院专家许善达在主旨演讲中指出,调整国有资本布局是去杠杆的一项重要措施,应该成为下一阶段供给侧改革的主要任务之一。

会议间隙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又独家专访许善达,请他进一步解析国有资本布局调整在中国经济改革中的重要意义。

他明确建议,国有资本是稀缺资源,目前,部分国有资本在跟国计民生并无多大关系的领域经营,如果通过调整布局,有退有进,缩短战线,聚焦主业,将有利于提高整个社会的资源配置效率。

谈资本布局:聚焦非干不可的事

当下的中国经济,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。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的“顶梁柱”,国有企业肩负着引领经济转型、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重任。在这一背景下,如何提升国有企业的市场竞争力?如何让国有资本具备可持续发展能力?许善达对此进行了长期的观察和研究,认为破题的关键在于国有资本应该有所为以及有所不为。

NBD:今年以来,国资监管层多次强调国企聚焦主业的重要性,您对此怎么看?

许善达:现在关于国企应该聚焦主业,党中央国务院,包括国资委,已经在陆陆续续提出更严格的要求,而且也采取了一些推进措施。比如说,中航工业集团主业是做飞机的,原来也做中航地产,但是后来把中航地产划给保利集团了。都是央企,都是国有资本,但是做飞机的不要去搞地产,把这部分地产资源划给保利集团,让专业搞地产的去做就行了,这就是一个局部的调整,就是要聚焦主业。

还有很多类似于这样的例子,要求把那些非主业的资产处理掉,这个处理不见得就是把它卖了,可以划转,也可以出售,这个没有统一的模式,主要看这个资产是什么样的资产。

比如现在推行混合所有制,也是一种国有资本布局的调整,有些国有资产原来控股,现在不控股了,让民营企业控股,国有资本实际上并没有减少,但是不控股了,变成财务投资,其实也是一种布局调整。

现在来看,让企业聚焦主业也挺不容易。我们想想,为什么中航工业集团要搞房地产呢,因为做飞机难度很大,也很难挣钱,房地产作为主业的补充,可以为企业带来一些利润,这个也是有一定原因的。

但是,我们还是要提倡集中力量搞主业,缺资本金也好,遇到什么困难也好,咱们用别的办法解决,而不是靠去做非主业来解决。如果靠非主业,主业发展就更不好了,因为作为一家企业,无论是资金、人力资源,还是领导的精力等等,毕竟是有限的,分散开来了,怎么能兼顾得好呢?

其实,有很多民营企业也存在这个问题。本来好好地干着一个主业,突然被赚钱多的其它业务吸引了。没有足够的资本金怎么办,那就借钱去搞,结果导致负债率也提高了,融资成本也提高了,有些就撑不住了。

NBD:刚才您谈到混合所有制改革,在您看来,落实混合所有制的过程中,应该注意什么?

许善达:混合所有制改革是调整布局的一个手段,主要看怎么调。经过混合所有制改革后,国有资本与其它股东之间会形成各种各样的股权关系,有的完全退出,有的退出控股地位,有的仍然保持控股,一部分降低了持股数量,从绝对控股变成相对控股,一部分保持绝对控股等等 。

在这个过程中,我认为最主要的是让市场来认可,看哪种形式能被市场接受。最后国有资本需要占到多少比重,要看企业的具体行业和具体类型。

对于涉及到为社会提供公共服务,关系到国计民生的这类企业,比如说污水处理、自来水供应、居民用电、暖气、热力等,国企至少要有51%的控股,因为这些服务的价格不能完全交给市场来决定。曾经有一个城市,把污水处理公司全卖给了外资,后来城市在发展中开发了一个新区,需要污水处理,就找这个外资公司,说你得增加投资,在那个新区搞一套污水处理系统。结果呢,外资说我们不搞,因为我们计算过了,如果投资这个我们会亏损。但如果是政府控股来做,就有一份责任在。所以,要把国有资本集中到很难在市场融资,民营企业不愿意投资或者没有资源投资,政府不干不行的领域中去,政府先把这个做好。

另外,对于完全可以市场化的,可以让政府相对控股,或者完全放开,退出到别的地方去。我们调查的时候发现,有的城市中还有国有资本在做水产,在卖鱼。不卖鱼能至于把国家影响了吗?还不如把国有资本就注入到特别缺乏资本金、资产负债率很高、难以在市场融资的国有企业中去。这样既能满足国有资本控股的要求,又能通过资本金的转移降低企业负债率,筹钱也会更容易。所以,混合所有制是调整布局的一个手段。

调整的最大的一个好处是什么呢?就是我们国有资本是稀缺的,但是现在部分国有资本分布在那些与国计民生关系不大的地方。一方面,有很多非得国有资本干的事,资本金不足,融资融不进来,负债率很高,融资成本又很高,导致发展慢。而另一方面,又有很多国有资本其实是放在了那些跟国计民生没多大关系的地方。如果把国有资本布局调整一下,缩短战线,更加集中,那么那些非干不可的事就会发展得快,质量还好。可干可不干的让给民营资本去做,相信也会做得好。这样一来,就会提高整个社会的资源配置效率,我觉得这是混合所有制改革最终需要实现的目标。如果最后能达到这个结果,说明改革比较成功。

谈发力方向:增加主业科技含量

对于国有企业而言,产业基础扎实,资本实力雄厚,在经济转型、产业升级中具备明显优势,同时也面临着需要加快创新发展,提高综合实力的问题。在许善达看来,深化国有企业改革,除了要做好整体布局外,还要在科学技术上下功夫,增加主业的科技含量。

NBD:国有资本逐渐回归到主业后,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?

许善达:我们说聚焦主业,不仅国有资本,民营资本也一样,关键在于要增加主业的科技含量。比如同样是做西服的企业,高档西服就比低档卖价更高;比如做鞋,我们过去是制鞋第一大国,做了很多鞋,但都是很普通的鞋,而看看英国、意大利的这些皮鞋公司,一双鞋比我们可以多卖很多钱。所以,我觉得需要靠增加科技含量去竞争,而不是仅仅靠扩大产量,这个应该是我们国家下一步发展的重点。

我再讲一个很典型的例子,曹德旺先生的福耀玻璃,他做汽车玻璃,但是几年以前已经朝着提高科技含量的方向在做了。我们去参观,他生产的一块前挡风玻璃要卖一万多美元,我说,一辆车才卖多少钱,你玻璃怎么卖这么贵?原来,那个厚玻璃有电阻丝,如果遇到结冰了,一通上电,冰就化了。以前,前挡风玻璃是没有电阻丝的,因为会影响视线。他就研究出一种特别细的电阻丝放在这个前挡风玻璃上,夏天晒,冬天冻,这个电阻丝还不裂不断。在北欧、在中国东北这种地方,使用这种玻璃的车就非常受欢迎。其实,一块玻璃还是一块玻璃,产量上并没有增加多少,但是增加了科技含量,每块玻璃的价值就提高了。

我觉得,我们国家以后的发展,如果有资源的话,就要往提高科技含量这个方向去做,所有领域都一样,都应该沿着这个方向,才能做到高质量发展。

NBD:您一直提倡科技含量的重要性,但我们也注意到,长期以来国有资本更多是在传统产业领域中深耕,对数字经济、科创产业等新兴产业的关注程度还有需要提升的空间。在现代经济向智能化、科技化方向迈进,追求高质量发展的时代背景下,国有资本应该如何来体现在新经济时代的价值?

许善达:首先,我们需要重新认识传统行业的内在价值。比如说钢材是传统行业,但是实际上钢材的科技含量是很高的。我到日本的新日铁去参观过,它那里生产的汽车钢板,表面还有一层和钢粘合的涂层材料,当钢材弯曲360度的时候,那个涂层跟钢材中间没有裂缝,有点水气的时候,也不容易生锈。所以,并不是说钢铁行业就是落后的,而是看它朝着哪个方向努力。比如渤海钢铁集团,这么大的资产规模,却破产重组了,为什么呢?很重要的原因也是在于产品提档升级不够,没有市场竞争力,如果只是依靠负债谋发展,就容易出问题。

所以,不能简单地去认为传统行业就是落后的,在任何一个行业,不管生产什么东西,都可以提高科技含量,就看你的判断对不对,你的选择对不对,要去准确判断,产品和服务需要怎样发展才能更好地满足市场的需要,满足社会的需要。我觉得这个是现在所有企业家都要好好研究的,而并不是说好不容易挣点钱,就去做点非主业的东西。

可以想一想,真把一个领域做得科技含量够高,并不是拿点钱就能做得了的,背后还需要很多技术,很多人员,对于不同领域的管理,差别也是很大,真要在一个领域里做好,都很不容易。如果做的领域太多了,而且跟主业都没什么关系,这样的企业发展起来,以后的压力会很大。

谈国企管理:要适应从发指示到投票的转变

加快国有经济布局优化和结构调整,离不开各类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的进一步完善。今年7月30日,国务院发布了《关于推进国有资本投资、运营公司改革试点的实施意见》,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,实行国有资本市场化运作。许善达表示,在这项改革往前推进的过程中,会带来运行机制、管理思想的转变,需要多方参与主体逐渐适应新体制。

NBD:国企改革过程中,也会出现央企和地方国企之间,地方国企和地方国企之间的整合,方式有兼并重组、交叉持股、财务投资等等。国有资本资源内部流动和配置的过程中,有哪些是需要注意的?

许善达:其实国有资本是划分级别的,有央企,有省企,有市企,有县企等等。从市场角度说,我觉得无论是哪一级,改革的目标是什么呢,就是要让相当一部分国有资本,由投资运营公司来管,而不是由政府直接管。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就明确提出,要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,以管资本为主来加强国有资产监管。从这个方向来说,无论是哪个级别的国有企业,将来都应该由国有资本投资、运营公司来管,而不是政府,这个改革是非常有实质性价值的。

NBD:您认为,这类公司在接下来的发展的方向是什么?

许善达:国有资本投资、运营公司改革现在还在试点,核心的问题仍然是股东的权利问题。在这个改革中,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身份是企业股东,只有股东权利,这个是本质。国资委属于政府部门,除了股东权利,还有行政权力。那么现在改革,就是要把股东的权利给拿出来,由国有投资、运营公司来管,投资、运营公司没有任何的行政权力,就单纯当股东。股东怎么行使权利呢,那就通过董事会、股东大会。董事会你有多少席位你就投票,股东大会你占多少股份你就投票,你只有这个权利,没有超越之上的行政权力。

我觉得,现在这个试点就是先把一部分企业按照这样的方式运行着,看看运行的机制怎么样。现在全国各地都已经开始了这样的改革,有一部分的国有资本已经划到这样的公司去了。还有一部分国企,它直接自己就变成投资、运营公司了,对下级公司进行资本投入,把身份转变成股东了。

在这方面,我觉得还需要一段过程。除了极个别的特殊行业和领域外,国有资本都可以交给投资、运营公司具体管理,这是将来的发展目标。当然,改革推进能达到什么速度,要看实践的结果。

另外,国有资本投资、运营公司真要管企业,还有一个去行政权力的过程。有的投资运营公司的领导还不大适应股东这个身份,因为股东只能投票,不能再对企业发指示了,也不能对企业进行审批了。这个改革往前推进,需要多方参与主体都能逐渐适应这种新体制,不但管理者要适应,企业也要适应。我觉得,咱们方向定了,也做了试点,但要完全把这个体制运转得很成熟,仍然还需要一定的时间。

编辑:CK001
免责声明

1、凡本网注明出处非(财会信报)的作品,均转载于自其它媒体或会员发布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目的在于信息的传递,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,如对稿件有质疑请与本网客服联系。

2、凡涉及客服电话、转账交易等请查询官方认证,谨防上当受骗。

3、为了保障人身和财产安全,请核实安全认证的官方客服电话,防止上当受骗。

4、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15日内联系本网客服。

我要评论